您好,歡迎來到蘇州艾斯凱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網站!

公司公告:

新聞資訊

聯系我們

第一工廠地址:江蘇省蘇州市吳中區胥口鎮新峰路188號3-1廠房
第二工廠地址:江蘇省蘇州市吳中區胥口鎮吳中大道5527號
電話:0512-66930270
傳真:0512-68762719
網站:http://www.siriuseye.com
郵箱:qcg@sz-sk.cn

行業資訊

首頁 - 新聞資訊 - 行業資訊

曹德旺跑了,波音來了!中國制造業正迎來第四波浪潮!

發布時間:2017-01-20 瀏覽:190

一、


今年來媒體喊過“不要讓華為跑了”,然而深圳并沒有垮,緊接著蘋果、高通就先后在深圳開設了全球創新中心。


媒體也喊過“不要讓富士康跑了”,然而轉身富士康就宣布在廣州投資450億元,建一座高世代液晶面板廠,將年初收購的夏普技術和生產線搬到中國來。


曹德旺說中國稅負重,然而中國的稅一直都那么重,幾時就輕過?那么為什么當年能夠做起來,現在又要抱怨呢?


無非是時代變了。


過去幾十年,中國制造業的生存環境和要素一直在變化,因此造就了三波不同的投資浪潮。


第一波

以食品、五金、電器為代表的消費品制造業,創立于八十年代,那個時代的特點是:文革結束,物質匱乏,什么都缺,只要你能夠生產的出來,馬上就被人用卡車拉走。唯一的障礙是制度,你得有足夠的膽量,敢于沖破條條框框。


第二波

以電腦、服裝制鞋為代表的出口加工制造業,崛起于九十年代,國門進一步被打開,人民幣大幅貶值,中國商品的價格優勢笑傲全球,只要你有海外關系,生產多少賣多少,根本無需擔心銷量。


第三波

以房地產為龍頭的重工制造業,崛起于2000年代,背景是沿海加工業的興起,推動了收入的增長,城市化浪潮帶動下游重工業的龐大需求。這個時代,挖煤的、煉鐵的、造汽車輪船的,無不賺的盆滿缽滿。


曹德旺的福耀玻璃就是在這個時代崛起的,背后正是城市化浪潮下汽車工業的龐大需求增長,汽車賣的旺,汽車玻璃的需求也就強勁,這個時候怎么就不埋怨稅負重呢?


說到底,是中國城市化浪潮放緩之后,重工業的需求飽和,利潤率下滑的結果,“稅負過重”之說不過是替罪羔羊。


這么說,也不是為政府解脫,關鍵有兩個原因我們必須認識到:


1、所有的發展中國家,都是高稅收國家,因為作為后來的追趕者,政府必須投入更多的資源在基礎設施的建設和投資引導上,修路建橋、造大飛機設大基金,哪一樣不要錢呢?


2、企業的盈利與否,關鍵在于供求關系,而不在稅收。在供應過剩、需求萎縮的市場環境中,即使全行業免稅,企業也很難實現盈利。


二、


有趣的是,就在曹德旺跑去美國投資的同時,波音公司宣布,繼2016年裁員8%之后,2017年將繼續裁員,由于美元升值,該部門的飛機銷售面臨困難,將在2017年8月把波音777飛機的產量削減至每月5架,比目前每月8.3架減少40%。


美元升值給波音帶來了多大的困難呢?據波音的銷售數字,2014年,波音獲得了1432份飛機訂單,2015年下降到768份訂單,今年截止至11月份只獲得了468份訂單。


與之相比,作為波音的直接競爭對手,今年前10個月,空客公司商用飛機訂單總數達到了572架,總價值783億美元。


一升一降的背后,除了匯率的升跌帶來的競爭力變遷,還有空客的中國制造戰略??湛驮?0年前開始,陸續投資了數十億美元,在天津打造了一個歐洲以外的最大飛機生產基地,這個基地如今交付的飛機數量已有300多架,滿足整個亞洲地區的客戶需求。這里不但生產寬體大飛機,還有目前亞洲最先進的碳纖維復合材料飛機結構件制造中心。


所有的商人都知道,中國如今已是幾乎所有商品的全球最大市場,而本地化制造的深度是在這個市場獲得回報大小的決定性因素。


眼看著空客在中國不斷攫取市場,波音能夠無動于衷?所以結果就是,波音一邊在美國裁員,一邊在中國建工廠。


今年10月,波音宣布其首個海外完工和交付中心將落戶舟山群島新區。交付中心將由波音和中國商飛共同投資,規劃年交付100架737飛機,總投資計劃為65億元。這是波音在海外的首個工廠,打破了波音飛機從建造到交付都留在美國本土的慣例。


三、


波音只是一個縮影。


按中國商務部的數據,2016年前11個月中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7318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3.9%,這個增速比起從前的數字已經下跌了很多。但是,如果你細查結構的話,就會發現,下跌的主要是對傳統制造業的投資,和亞洲四小龍對中國的投資。


他們的比較優勢喪失了,自然隨風而去。


在另一方面,美國對華投資同比增長55.4%,歐盟對華投資增長43.9%,歐盟28國中,英國對華投資同比翻了一番,德國增幅超過80%。計算機應用服務業投資增幅達123%,醫藥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65.3%,高技術服務業實際使用外資同比幾乎翻番。


你或者會說,有嗎?在哪里?


舉幾個例子吧,蘋果10億美元投資滴滴,思科中國創新中心落戶廣州,輝瑞全球第三個生物技術中心落戶杭州,英特爾投資71億美元的大連存儲器工廠和成都半導體封測廠投產,西門子投資10億元的數字化工廠在成都落成,并表示在今后五年將向中國投資10億美元,占其亞洲投資的三分之二。


這些,其實代表的是一個新的趨勢,中國制造業的第四波浪潮——

傳統制造業的黃金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,需求飽和,利潤率的下滑是一個長期大趨勢。所謂減稅,所謂制度改革,也不過是延緩其衰落的過程罷了,夕陽不會從西邊重新升起的。


真正的藍海機會在高科技制造業,外國商人們看的很清楚。


一來是市場,今天的全球最大商品市場已經不是在美國了,除非美國的制造業成本比中國極大便宜,否則都沒必要和市場作對,“快速反應”和“成本”同樣重要。

二來是產業鏈積累,包括物流基礎設施、硬件的生產線和龐大的工程師隊伍。尤其是后者,東南亞的積累目前還是零,而美國的白領薪酬是中國的8倍左右,競爭力的優劣一目了然。


最近幾年,我們常??吹揭粋€頗為魔幻的現象,傳統行業的小老板們都紛紛放棄了實業,賣掉廠房移民海外,但是高科技行業的留學生們都在風投的追捧下,坐上飛機回國創業。


舉個例子,2012年,一個在美國IBM工作的工程師劉自鴻辭職創業,他的團隊發明了全球最薄的柔性OLED屏幕,僅有0.01毫米,可以隨意彎曲,應用在各種移動智能硬件,甚至貼在汽車玻璃上。這么屌爆的技術當然很快得到了資金的關照,最后他們將工廠建在了深圳,第一期投資超過100億元。


你問問留學生們,他們為什么不將工廠建在美國呢?

a片观看